如何判断“科技成果转化率”?

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是多少?怎么估计?从来没有一个统一的估计口径。专家直言,“转化率”指出我们的科研不以市场为导向。

■记者实习记者倪思杰

“科技成果转化率”很多人都耳熟能详。但是在新闻报道中,我们经常看到关于这种转化率的不同报道。有人说“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只有10%左右,远高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有人说“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在25%左右,与发达国家80%的转化率相差甚远。”

近日,《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从事相关研究的专家。结果他们发现,关于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的问题以及如何估算,很多专家表示:“没有统一的估算方法。”

计划经济时代的概念

“强调科技成果转化是好的。但是,“科技成果转化率”这个概念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概念,它本身并不科学,而且从科学研究到创新的复杂问题被过度简化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刘锡林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结果的分类本身很难说清楚。”刘锡林说,“什么是成果?是科技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完成后的成果吗?有的项目已经形成了五项,专利只是五项成果吗?”

刘锡林认为,科学研究有多种价值体现形式,其中之一就是发表论文,但论文是公共知识,一般不需要考虑商业化。所以,考虑结果转化就是考虑论文以外的结果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比如以专利形式出现的结果。

“与计划经济时代相比,现在的科研成果方法多种多样,根本无法统计。另外,其中一项成果可能转化,比其他五项成果转化更有利。 ”刘锡林说。

对于科技成果转化率由谁来统计的问题,北京科技大学院长刘成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最权威的统计部门应该是知识产权局,由知识产权局管理。科技部、国家发改委对专利交易数据的统计和转化率的计算,均以知识产权局公布的数据为准。

“从知识产权局的角度来看,成果转化率就是知识产权交易率。”刘成表示,知识产权局在计算科技成果转化率时,一般采用抽样调查。

但同时,他也表示,知识产权局本身也面临统计困难。 “一方面,知识产权局本身在科研成果转化方面没有足够的科研实力;另一方面,知识产权局的研究人员到企业去监督转化了多少知识产权。 ,能产生多少效益和产值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企业可以忽略。”

“中国特色”的“强调”

既然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为什么国外还要指出“科技成果转化率”?

对此,刘锡林表示,国外之所以还指出“科技成果转化率”,有两个驱动因素:一是很多项目在开发的时候没有考虑到项目的商业化前景。他们是成立的,或者一开始就认为有商业价值,但是项目实施后,发现没有商业价值;其次,部分项目虽然有商业前景,但高校和科研院所没有动力去实施,导致转化率低。

在刘成看来,与俄罗斯、芬兰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指标具有一定的“中国特色”。

“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在成果转化上没有问题。”刘成说,因为他们的科技成果是市场化的,研发出来的科研成果会直接面向生产线。否则,他们将成为科研投入的主体。对大多数公司来说,资金已经“流失”了。

他觉得我国的点“转化率”只是说明我们的科研不是市场化的。 “我们的科学研究是国家资助的,所以我们会指出转型的必要性。”

让“强调”更有意义

“强调科技成果转化是好事,但决不能以成果转化率回到英雄时代,决不能把从科学到创新的复杂问题简单化为一个‘转化率’指标,但应完善、合理、科学的指标体系。”刘锡林说。

刘学林评论说,评估周期可以是三到五年,可以评估某个研究所的成果转化,有多少企业从中受益,衍生了多少企业,产生了多少经济效益。已生成。

刘学林表示,除此之外,现在还有三个问题需要反思: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科技成果,不考虑项目的商业价值?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毫无价值的知识产权?谁有动力推动具有商业价值的成果转化?

面对科技成果转化率低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最紧迫的不是减少科技投入,也不是减少科技投入。技术创新谈技术创新,但要推进科技体制改革步伐。

“关键是如何改变它。”刘成同意张小强的观点。 “在中国,强调什么,评价什么?大家都会蜂拥而至。就专利而言,现在有一个专门卖专利的市场。今年中国的专利总数达到了世界第一,但我们的价值很小。”

因此,刘成认为首先要改变评价机制,提升科学家的诚信度。评估不应始终关注结果,而应关注专利。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结果在现实中的有效性。其次,要加强市场约束,使科研面向市场,与市场无缝对接。

《中国科学报》(2014-01-09第4版综合)

本文链接:http://www.wcyzgj.comhttp://www.wcyzgj.com/kjcg/280.html

上一篇:纪念王轩教授八十华诞丨王轩是一个普通人

下一篇:没有了